【巴雷特专栏】升降级附加赛 唯有英冠纯粹刺激

0

自周一晚,英超、德甲、法甲的升班马和降级者都已浮出水面。至于意甲,还需几天才能确认升级球队身份,西甲需要更长的等待时间。不过这两个国家的降级球队在赛季结束时就已确认,意甲是佩斯卡拉、巴勒莫、恩波利;西甲则是奥萨苏纳、格拉纳达和希洪。英超早在倒数第二轮就已经确定了降级者:桑德兰、米德尔斯堡、赫尔城。此前德甲和法甲的升级附加赛中,来自德乙的布伦瑞克两回合总比分0比2不敌沃尔夫斯堡,功败垂成。法乙第三名特鲁瓦则以总比分2比1力擒洛里昂,冲甲成功。

本世纪初的前十年里,最后一轮终场哨响后升级与降级的球队身份就已确定。在某些国家,甚至比赛前就已经大局已定。于是为了避免默契球的产生,意大利和西班牙开始实施漫长的升级附加赛,乙级联赛排名3、4、5、6的球队将参赛,直接淘汰赛的赛制让西班牙盛行的“黑箱子”失去了市场(联赛最后一轮,第三方将装满钞票的黑箱子交给一支无欲无求的球队,以期对方能够击败对手,帮助自己升级或保级)。

自1993年,升降级附加赛在法国就已被取消了,规则也随之变得简单明了:法甲最后三名降级,法乙前三名升级。但两年前,职业联盟希望将升降级的名额减少到两个,以便更好地保护法甲球队的利益,吸引更多投资。这一提议引起了法乙俱乐部的强烈反弹,最终导致了职业俱乐部工会的分崩离析以及职业联盟主席蒂里耶的下台(被博伊德拉杜尔取代)。博伊德拉杜尔上台后,为了让各方面和解,提出了附加赛计划,法甲的第18名与法乙的第三名进行两回合主客场的决斗。一年前宣布这一决定时,法国职业联盟也想着可以增加些收入:单独出售附加赛的电视转播权。不过法甲电视转播商Canal+ 和beINsports并没有应标,最终附加赛被划归到联赛转播合同之中。

我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法国那些参加附加赛的球队:在格拉斯哥的欧冠决赛中0比1不敌拜仁仅8年后,圣埃蒂安在主场0比2输给了雄心勃勃的巴黎竞技,惨遭降级。1993年,戛纳则在年轻主帅路易斯费尔南德斯的带领下两回合3比1击败瓦朗榭讷升级。1974年,刚刚诞生的巴黎圣日耳曼在升级战中两回合5比4取胜,这次的失利者仍是瓦朗榭讷……这些附加赛让当时还年轻的我激动不已。但这次的特鲁瓦与洛里昂的附加赛失去了昔日的味道。这场24年来法国的第一次升降级附加赛没能让洛里昂保级,也没能让职业联盟得到额外的转播收入,甚至没能让球场爆满。附加赛看起来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

德国在2009年恢复了附加赛制度,9次交锋中,德甲第16名7次击败德乙第3名保级成功。2014和2015年,汉堡两次通过附加赛逃脱了降级厄运,继续保持着唯一一支自1963年以来踢满了全部德甲比赛的荣誉。这一次,2009年的德甲冠军沃尔夫斯堡也通过附加赛保级。上一次德乙第三名赢得附加赛还是2012年的杜塞尔多夫,不过翌年他们再次降级。

在附加赛的模式中,英国的“季后赛”最受欢迎。幸存到最后的两支英冠球队在温布利大球场一决生死,这给了球迷们真正的决赛感觉,也让比赛充满了戏剧性。英超的升级附加赛也是金钱之争。哈德斯菲尔德与雷丁之战决定着两亿欧元的归属。在足球商业方面,英国人领先一步,早在1987年他们就实施了附加赛规则,在这背后有着浓厚的商业逻辑(增加比赛场次,提高门票和电视转播权收入),英国人很早就有意识地包装这一赛事,如今英超的升级附加赛已经有了世界性影响,周一哈德斯菲尔德与雷丁之战就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显然,英格兰的模式是最合理的,它没有试图保护顶级联赛中的弱者,它的诞生也不是为了避免联赛中的默契球(比如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的附加赛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因为他们尊重了传统戏剧的准则:时间单元(1场定胜负),地点单元(温布利大球场)和行为单元。就这么简单。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