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体育文化对现代运动观光发展的影响

0

【摘要】文章探讨了古希腊体育发展背景与概况,以及古希腊时期社会背景和运动赛会对于现代运动观光发展的影响。古希腊运动员参与这些赛会,观众因为运动目的而旅行观赏,商人为聚集参与者与观赏者提供服务,这种运动赛会举行、参与行为及服务需求可说是最早的运动与观光结合的典型例子。

运动观光(sport tourism)被视为晚期发展的观念,比运动或观光概念的发展起源更晚。最早把运动与观光概念结合者,可以追溯到1887年瑞典的现代运动之父白尔克(Viktor Gustav Balck),他曾在其书中专章介绍观光与运动。近年来,运动观光或运动观光客(sport tourist)这个名词在文献中出现日益频繁(Barnard, 1988;Deveen, 1987;Glyptis, 1982;Redmond, 1990;Standeven& Tomlinson, 1994),显示运动观光需求增加,运动观光现象将成为运动学术重要的探讨议题。运动观光事实可追溯到古奥林匹克时代,运动观光概念提出则是瑞典白尔克将观光与运动相结合的,近年来运动观光这一名词被用以描述与运动有关的休闲旅游活动。可见运动观光一词的提出有很久的时间,概念发展已有100多年历史,但有关运动观光概念发展过程如何?其发展脉络与人类运动发展有何关系?探讨运动观光现象有必要从厘清其历史发展脉络开始。

体育经济学和观光活动的发展有相当程度会受到社会、经济、政治、市场各因素影响,都带有时代的特征和烙印。不同的历史体育思想观点反映了不同时代体育运动发展的特征。探究体育经济学思想形成的历史依据和相关学说发展史对其形成的影响,不仅对完善体育经济学思想理论有着重要意义,更对今后体育经济理论的发展具有战略指导意义。

运动与观光产业的结合。Neirotti(2003)认为运动观光应具备三个要点:一是离开主要居住地从事旅游,并参与休闲性或竞技性的运动活动;二是去观赏运动赛事或活动;三是去参访具有运动特质的景点。Hinch and Higham(2001)指出运动观光是消费者在有限的时间内,离开家庭环境,从事以运动为目的的旅游。综合以上论述,到异地从事游旅观光的活动,并且亲身参与运动或单纯观赏有关运动的任何相关事物,称为运动观光。

希腊人将敬神庆典活动发展为定期举办运动赛会,这些都已成为希腊人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从1980年开始,活动假期的需求逐渐增加,其中与运动、体能活动有关的旅行在观光产业中快速成长①,传统海岸度假与风景观光假期成为观光的主流,22%旅客选择有运动参与的假期,运动与观光被认为是一种共生关系,两者组合也是一种最有利的组合,可极大地推动产业发展。

运动观光研究讨会的举办。运动观光这个名词近年来被用以描述与运动有关的休闲旅游,但运动观光被作为概念化主题来研究则是1980年以后的事,例如1986年体育运动飞行研究所②举办国际户外教育、游憩与运动观光研讨会;1993年观光运动国际协会开始发行观光运动期刊;1994~1998年观光运动国际协会陆续举办运动观光研讨会与论坛;1999年伊利诺伊州观光局与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共同举办运动观光营销研讨会。

运动观光专业期刊发行。有关运动观光的书籍与期刊大概也在1990年后才出现,而且出版的内容也都相当有限,有些学者甚至采用批判观点探讨观光,例如运动观光流行发展时,环境、居民及观光客可能会产生潜在冲突,城巿主办大型运动赛会可能产生的冲击问题。也有期刊研究针对典型运动观光客特质与轮廓加以探讨。

从历史角度探讨运动观光的重要性。历史观点可以从不同年代的社会、文化、技术及交通环境来加以联结,例如旅行时间受制于当时的交通方式,休闲产品的产生归因于当时运动的利益认知等。运动观光虽是目前人类社会盛行的现象,但它并非是突然出现的,运动与观光的结合可追溯至更早的古代。有关运动与观光的联结,从过去学者的探讨发现两者的结合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腊时代。其后,在不同时期,运动与观光有不同结合方式,这种联结关系从现代运动观光的观点看,两者的关系并不稳固与平顺,古希腊时代运动与观光联结关系是现代运动观光发展的先河。当时体育运动开展十分繁盛,不仅体育组织已具规模,且古希腊人还极注重运动精神,当时体育发达国家开展运动都取法于希腊,目前全世界最高水平竞赛-奥运会也来自古希腊时代,显示出当时古希腊运动文化在全世界的重要地位③。

希腊文明是建立在乐观、理性、自由等人类理想之上的,它具有人文主义倾向,还具有原创性和人类文明的精神,它为体育的发展提供了积极的认识视野,也是西方人文体育精神发展和生成的摇篮。在古希腊的运动和文化传统背后,体现了精神价值和身体价值的统一。古希腊时代虽施行奴隶制度,但他们尊重人性尊严与权利,并强调强壮的身体能带给人勇气、荣誉、爱情与享乐,当时运动观光迅猛发展和普及化。古希腊的神庙壁画中就有用运动治病的字样。古希腊人认为运动能改善和恢复精神体质、增强肌力和抗衰老。

宗教活动对运动的影响。上古时代观光从埃及王朝开始到希腊时期,最后随罗马帝国结束而没落,在全盛时期旅游活动已算相当普及,为了宗教信仰而到圣地朝拜、美酒佳肴、娱乐、赌博、观赏竞技比赛等都是常见的活动,此外也有周游列国、医疗(指到矿泉胜地疗养)和教育学习等活动。举例来说,古埃及人以谒拜神庙、外出狩猎的旅游形式为主,但多半只有王公贵族有此能力;到希腊时代则以体育、疗养、宗教三种动机的旅游活动为主,人们会从各地前往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到奥林匹斯山或德尔菲(Delphi)等宗教圣地朝拜;当时建立四通八达的道路网,拓展人们的旅游地图,使观光活动更为兴盛,从埃及金字塔、希腊雅典神庙等遗迹,不难看出当时旅游活动之兴盛程度。

古希腊宗教是一个原始自然神崇拜的活动,它对古希腊人的生活具有深远影响,欲了解古希腊文化必须先了解古希腊宗教。根据研究古希腊宗教不是单独形成的体系,而是拥有综合性与多元性的一种原始信仰,他们的神祇部分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克里特、迈锡尼;但据说酒神狄俄倪索斯则来自印度;希腊主神宙斯可能来自最古老的印欧民族神祇;阿芙洛狄忒是腓尼基人供奉的神祇,后来传到希腊。可见古希腊宗教受到其他国家的先进文明影响。

古希腊人的信仰基本上与城邦政治是相结合的,以雅典城而言,雅典人主尊供奉的就是智慧阿西娜女神和司掌技艺,著名的奥林匹亚则就是供奉宙斯的;德尔斐则是以司掌预言、光明、音乐之神阿波罗为主尊。古希腊人多为城邦公民担任宗教事务。其宗教活动以雅典的宗教节庆、神庙建筑最多,为古希腊宗教文化中最典型的代表。传说中宙斯是众神的王,古希腊奥运会就是由他发起的。希腊氏族社会于公元前八~九世纪逐渐瓦解,受地理环境的影响,城邦制的奴隶社会形成,主要城邦建立于沿海地带,全国形成众多城邦二百多个,各城邦各自为政,没有统一的君主,彼此间时有战争。战争需士兵,而体育是培养士兵的手段,当时开展很多军事比赛项目。希腊人民对战事不断十分厌恶,想要和平环境生活。各城邦间签订条约,变军事训练为友谊和平的运动会。后希腊人信仰多神教,据传在公元前1100年已有地方性运动会,公元前776年在奥林匹亚扩大为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成为有历史记载中最早的泛希腊运动赛会,在奥运会上规定对优胜者只授予荣誉奖,不给运动员发钱和物质奖励。

有关希腊四个主要运动会均为国民普行的大祭诸神有关④,希腊最崇奉诸神为宇宙之神焦司、日神爱普罗、智慧女神阿地娜、海神波西顿。古希腊四大运动会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皮斯安运动会、依斯米安运动会和尼米安运动会。奥林匹克运动会即为大祭焦司(Zeus-Jupiter),皮斯安运动会(Pythian Games)为祭日神爱普罗,依斯米安运动会(Isthmian Games)即为祭海神波西顿(Poseidon),尼米安运动会(Nemean Games)亦为祭焦司(Zeus-Jupiter)。观荷马诗人所著伊利阿狄与俄底修两史诗,可知当时希腊运动赛会的盛况。运动娱乐普遍流行于巿区,在巿区中心观众欢呼与喝彩声常不绝于耳,这些竞赛也成为制度化运动,随着观众对运动活动热情的提升,传播到全国各个领域。

古代奥运会的发展。据传公元前1100年已有地方性运动会,公元前884年由厄勒斯王召集各城邦会商举办奥运会,公元前820年由斯巴达法学家吕沽剌顾斯(Lycuragus)编制奥委会会章,至公元前776年由厄勒斯王(Elis)伊婓图斯(Iphitus)在奥林匹亚扩大为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成为有历史记载中最早的泛希腊运动赛会,至公元前五世纪发展到最鼎盛时期,当时有140个城邦加入希腊运动赛会,参与者来自全国各地或国外。

全世界的博物馆存有很多考古材料与工艺制品均与希腊运动有关。在此时期有很有证据显示,这些工艺制品均与运动赛会、赛马、举重、拳击、角力、马球、田赛及圣火有关,可见当时希腊人的运动生活十分活跃。这些工艺制品、运动赛会活动与内容文化,对于现代运动观光活动与产业影响深远。

运动成为人们旅行的主要因素。当时在大希腊奥林匹亚较著名的运动赛会超过一百个,运动比赛是希腊生活的根本部分,每个城市有自己专属的体育场,运动成为人们旅行的主要因素,参与者为专业运动员,其旅行主要为赢取奖金。数以万计观众跋涉旅行为他们城邦的运动员加油,如同现代的足球球迷(支持者)四处旅行支持他们的球队一般。

大型赛会吸引民众旅行观赏。奥林匹克赛会吸引来自希腊各地的多达4万名观众,古奥林匹克运动会成为希腊人最著名的运动赛会。有历史文献记载,188BET官网登录自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开始,至公元393年,每四年举办一次,古奥林匹克运动会大约持续举办了1000年,对当时古希腊人而言,再也没有什么事比奥运会更重要,希腊国曾为举办比赛颁令停止一切战争。赛会的五天期间,包括运动员、农民、贵族、官员及来自希腊各邦的大使等参与者,约有四万人到赛会举办地奥林匹亚朝圣,从四方涌入集中到此,并在比赛地点附近的阿尔菲奥斯河河畔扎营,人潮在比赛地点搭起帐篷,形成一片帐篷巿集奇观,罕见有如此多民众同时从各地前往相同目的聚集。当时住宿环境无法与今日相比,观众都在帐篷里或户外过夜,直到四世纪在奥林匹亚才有旅馆建立。

希腊的赛会观光后来逐渐强调其广义的政治目的,运动赛会的举行有其背后政治意涵,希腊的四大节庆运动会主要意义如下:一是培养团队精神,希腊各邦平时各自为政,缺乏联络,甚至互相斗争,举行运动会可促进各民族的团结精神⑤,并激起人们的爱国思想;二是祭神,希腊人民的宗教心理极强,国家太平时每举行节庆以祀神明,致祭时必先供奉祈祷,然后进食,食时有舞蹈歌咏及运动竞技;三是表演武功,举行运动会时可体现全国年青人的体格锻炼状态,使他国望而生畏,不敢生觊觎之心;四是宣传文化,运动会中陈列古代英雄事迹与雕刻供人参观,国内外政治家、哲学家及艺术家均前往讲演,或举行展览会,成为传播文化的处所。因此,节庆运动会举行引起政治领袖与一般民众的兴趣,倡导运动与观光能有助于引导国内不同民族与文化的凝聚,显然古代运动会带有强烈凝聚这些分离城邦的文化意涵。另一方面,因为运动赛会吸引许多观光客的参与,特别是来自外国的观光客,而人们的旅行引发交通与住宿服务的提供,旅客居于安全与出行方便的目的,大都以集体方式旅行,旅客聚集引发小贩提供基本与非基本服务,如提供食物、饮料、纪念品、导游、交通服务等。

综上,本研究主要结果如下:一是从古希腊遗留的许多工艺制品均与运动有关,说明当时希腊人的运动生活十分活跃,对于现代运动的发展有显著影响;二是泛古希腊时期奥林匹亚著名运动赛会有百个以上,运动比赛成为希腊生活重要部分,运动成为民众旅行主要因素,运动与观光联结成为民众向往的活动;三是奥运会自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开始,每四年举办一次,赛会期间吸引来自希腊各邦运动员、农民、贵族、官员及大使至奥林匹亚朝圣,在比赛地点附近的阿尔菲奥斯河形成帐篷巿集奇观,成为运动观光之景点;四是希腊的赛会观光后来逐渐强调政治目的,以培养团结爱国思想、祭祀神明、展现青年体格与国力及宣扬希腊文化,从倡导运动与观光凝聚国内不同民族与文化;五是运动赛会吸引许多观光客的参与,而旅行引发交通与住宿服务之提供,旅客聚集引发服务需求,这些赛会观光的服务需求与供给形成运动观光产业之雏型。得知运动观光可以是地区营销相当有效的一个发展方向,因主办国际大型运动赛会的城市有整体发展的进步与升级,并能够利用城市营销的形象和基础建设对观光产业发产生莫大的影响。

综合而言,运动从希腊人敬神庆典的活动,成为希腊人生活中重要部分,观众因为运动目的而聚集来观赏运动赛会,而优秀运动员为其专业而参与这项赛会,从全国各地与邻近国家参与者因此赛会而旅行聚集,旅客聚集引发的需求与供给服务,形成运动观光产业发展的雏型。可以看出运动观光现象拥有极其悠久历史,1896年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希腊的复兴证明运动观光的实际与发展,从今日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象征主义,亦可以反映出当代对运动观光的意义和重要性。

从较早期古希腊运动观光发展雏型分析,虽然对于构成现代运动观光的基本原则与样态仍相当薄弱,但它却对建立现代运动观光完整的内容与样态有所帮助,尤其这些发展脉络的历史性分析呈现了当时简要的样态,这些早期发生影响运动观光发展的各种因素,或多或少影响现今人们参与运动观光的活动方式与倾向,这些发展因素与内容也对现今运动观光产业发展产生启发作用。

①颜绍泸,周西宽:《体育运动史》,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0年,第67~68页。

③张保华:“基于第三产业经济学理论的体育产品分析”,《体育科学》,2006年第2期。

④王子朴:“体育投资对提升人力资本的经济学分析”,《体育科学》,2003年第6期。

⑤王子朴:“刍议体育经济学科属性问题”,《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