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时间轴

0

在一份美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报告中,其中一项标注为“严重违规”的行为,是人员在没有进行呼吸保护的情况下多次进入一间实验室,而室内其他人正在对非人灵长类动物进行手术,该违规行为导致实验人员呼吸系统直接暴露于特定制剂的气溶胶中。

此外,已经感染病毒的非人灵长类动物就被简单关在笼子里,多名人员不佩戴适当地呼吸保护装置就直接进入了实验室;一些人员在处理生物危害性废物时,根本不戴手套;一名工作人员转移有害生物废料时,打开了高压灭菌室的门——严重增加了受污染空气从房间进入高压灭菌室的风险,而灭菌室内里的人员都没有佩戴呼吸防护设备。

通过医疗废弃物外包第三方公司,并长期存在违规操作的情况。导致在德堡生物实验室地板上,存在大量积水和未经处理的医疗废物,员工也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2020年1月,德特里克堡的驻军指挥官德克斯特·纳纳利上校公开承认,“在建造新的焚化炉之前,陆军及其实验室这些年来一直无法控制“从使用到销毁的材料””。

实验室建筑物外表没密封,天花板和生物安全柜都有裂缝,人员在执行生物安全和控制措施时出现“系统性失败”……

正因如此,可疑病毒完全有机会在德特里克堡内外的军事人员中广泛传播。但是,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更多细节。

2019年7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将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紧急关闭,其间,所有的研究项目都宣布中止,所有工作人员接受检查。作为美国最大的生化武器试验基地,美国政府此项举措引发了世界媒体的热议。

几乎同一时间,美国多个州突然出现了一种罕见的“电子烟肺炎”,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数据显示,在2019年患上电子烟的人数大幅度增长,并且在9月份时达到一个峰值。根据一些权威医学专家发表的相关论文显示,美国“电子烟肺炎”中存在一些被病毒感染的患者,并不排除是新冠肺炎病毒。

2019年10月18日,武汉军运会开幕的当日,美国约举行了被称为“神预言”的“事件201”演练。该演练旨在模拟应对一种新的冠状病毒爆发并传遍全世界。而参加演练的海恩斯,如今是拜登政府中负责所谓美国“新冠病毒溯源”的“国家情报总监”。

在军运会期间有五名美国军人出现发热等症状,美国给出的病因解释为疟疾,当时美国军人患病后,很快就被美国军机接走,从此关于这5名军人的消息一无所有。如果仅仅是疟疾,在中国完全可以治愈,并不需要着急回国,更何况是被美国军机紧急接走。另外如果是疟疾,回国后也应该很容易治愈,也不需要封锁消息。

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最新是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开始,而让人感觉巧合的是,美国军人运动会代表团所住的场所离华南海鲜市场仅有500米的距离,这其中是否有关联自然让人浮想联翩。

“武装部队血液项目”( ASBP)是美军已形成的较为完善的血液保障体系,也是活跃多年的美国海外武装部队的官方血液供应渠道。

ASBP项目从国家中心地区(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军事基地采集血液,也包括德特里克堡、安德鲁斯联合基地。然后该机构每两周就将血液运送到英格兰和意大利的空军基地。

血液运输的要求,是要在三天内完成所有程序环节并保持冷链运输——至此,被感染的美军人员或冷链血包上的病毒,顺利借由ASBP运输体系抵达欧洲。

据英国《镜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意大利研究人员一篇去年11月的论文指出,959名接受过肺癌筛查的人的血液样本检测中发现111人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最早的样本采集时间是2019年10月第一周,表明他们至少在2019年9月就已感染。

在回顾过去病例的过程中,提取了2019年秋季部分患者的生物样本用于测试。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10日对一位女性皮肤进行取样,发现有由新冠病毒引起的病变。

随后世界卫生组织介入,样本被送往意大利和荷兰的实验室用不同的方法重检。这两家实验室重新检测了29份原始样本及对照样本,在原始样本中都观察到了新冠病毒抗体。而且,两个实验室都检测到抗体的样本中,最早采集于2019年10月。

两名负责意大利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工作的科学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要求相关的病毒样本进行重新检测。这些病毒样本清晰显示,病毒早在去年10月就已在欧洲传播。

一名实验室研究人员对《金融时报》称,“这或许能解释2020年意大利病例激增的情况——因为新冠病毒或以某种更早的形态,早已在悄无声息地传播着。”

2019-2020年美国流感季已致至少1900万人感染,约1万人死亡,但是开始进行新冠肺炎检测后美国大流感已经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截止目前3600万的新冠患者。其中不包括未做核酸检测因病死亡或自我康复的人群。

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新冠肺炎患者而爆发点正是华南海鲜市场,病毒所进行采集的两批华南海鲜城的样本共计585份,PCR检测结果显示其中33份标本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如果按照爆发和传播程度来计算时间的话那正好可以和军运会的时间进行吻合。

2021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世卫组织来中国进行新冠肺炎溯源,其中溯源报告中指出“调查和针对性研究的证据表明,与SARS-CoV-2最密切相关的冠状病毒存在于蝙蝠和穿山甲中,这表明这些哺乳动物可能是导致COVID-19的病毒的宿主。但迄今为止,上述哺乳动物物种中鉴定出的病毒都与SARS-CoV-2没有足够的相似性,不能作为其直接的祖先。”那这里表明并非通过贩卖或食用野生动物进行的直接传播。

PS:从目前这些蛛丝马迹中可以推断出新冠的传播路径,但是关键证据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无法进行调查取证。